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和瑾的那些故事
我和瑾的那些故事
瑾是我的大学同学,还是同乡。

  我的大学生活是在南方一个很有名气的城市度过的——南京。

  97年的9月,我来到了那里开始我的大学生活。出了火车站就看见了学校大大的接站牌。凭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我得到了一把椅子,然后就和其他报到的新生挤在了一起。接站的人说学校的车去学校送刚刚那批学生了,让我们等等。车一回来就乘车去学校。这个时候我就注意到离我不到2米的地方,一位45岁左右的阿姨身边站着一个蛮漂亮的女孩子。个子在1。65左右,长发,瘦瘦的,穿一件白灰相间的毛衣和一条白色的牛仔裤,旅游鞋。看样子也是刚刚到了不长时间,正满脸疲惫的靠在那位阿姨的身边。那应该是她妈妈。

  我有点不忍心看女孩子这样继续站着了。于是就站起身来搬起我坐的那把椅子走到了她们身边。她们看见以后同时推让着:“谢谢谢谢,不用不用,你坐吧!”

  我没说话。放下椅子后就走回到了自己的行李旁边。过了没一会儿,就听人招呼上车,要去学校了。我于是收拾自己的行李准备上车,回头看她们母女俩的时候,发现她们也在看我。两人很客气的朝我笑笑。我也还以微笑。

  到学校后的第三天晚上,有个男生来宿舍问有没有山东省来的。我答应着。

  他很客气的和我握手,告诉我说明天晚上7点去学校的什么什么地方,所有的山东老乡都会在那里聚会。

  第2天晚上我和另外一个老乡去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都等在那里了。

  大概有200多人吧。墙上写有很醒目的几个大字:热烈欢迎97届山东新生。

  每人的面前都摆有香蕉、橘子、瓜子、花生等一堆吃的东西。

  我用眼睛扫视着人群,忽然在人群中发现了那天在火车站的女孩子。“她也是山东的吗?恩,肯定是,不然今天晚上不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时候她也看见了我,由于距离比较远,她微笑着朝我挥挥手。

  我回她同样的动作。

  聚会开始了,年纪最大的人我们把他尊称为老大。老大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以后,又说了一通很热情的话做为聚会的开始词,然后就让我们大家自己做自我介绍,无非就是哪个地区的,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学校什么系学什么专业等等。

  大家都在依照坐次顺序的介绍着自己,其他人的介绍我几乎没听进去,到了快要到她介绍自己的时候,我开始集中精力。

  她叫瑾,青岛人。所在的班级当时是9721。她介绍自己的时候我注意到她的眼光是在望着我这边的。眼神碰撞的时候我报以微笑。

  我介绍自己的时候我注意到她的眼神也是望着我这边的。同样报以微笑。

  等所有人全都介绍完毕以后,老大带头给我们唱了一首歌,然后让我们新生唱歌或者讲一个小笑话。到我的时候,我清楚的记得自己那天唱的是伊扬的那首“纸飞机”……那个晚上聚会的气氛非常轻松。

  以后的日子,我们很自然的就相恋了。

  和瑾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她很调皮,像个孩子,也有很多女孩子的通病:

  小霸道。在我们开始交往的时间里,我们的足迹踏遍了新街口、夫子庙、雨花台、紫金山、玄武湖、植物园、湖南路等等所有南京有名气的地方,我们一起看了“泰坦尼克号”,一起在周五的晚上跑去夫子庙的电影院跑去看通宵电影(那个时候凭学生证看通宵只要5元钱),一日三餐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热恋的感觉包围着我们。

  顺便提一下,这些发生在我身上的时候我上面说的燕还和我有联系。

  在认识后不到2周,我们开始了肉体的接触,大多时候还是局限于拥抱和接吻。偶尔我们也会抚摸彼此的生殖器。我在那个时候接吻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太大的感觉了。但是我没有想过要在短时间内和瑾上床。瑾给我的感觉可以用“骨感美女”来概括。她的胸很小,但是屁股是微微上翘的。在拥抱的时候,我抚摸她屁股的时候远远大于胸部。每次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身体散发出来的热情超乎我的想象。她接吻的技巧很娴熟,她也很主动。

  我们的第一次发生在97年11月份。

  11月中旬的一天吧,那天夜里南京下了好大的一场雪。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六。大学里的男孩子我估计现在星期六能够早起的应该也还是很少的。反正我那时候是那样,平时星期六都会很晚才起来,因为星期六和星期天两天可以休息的嘛。

  那天早晨,有人在外面发疯一样砸我们宿舍的门。巨大的声响吵醒了我们宿舍的全体哥们,几乎是同时大声叫着:“谁啊?找死啊!”

  话音刚落,门外的声音随即使得除去我以外的哥们全都轰然大笑。

  “**(我的名字),赶紧起来给我开门!”原来是瑾。(呵呵,大学里就是这么不公平:男生宿舍女生可以随便进出,但是女生宿舍男生想进,就怕是……)无奈我简单的穿了件衣服,下床去给她开门。

  “大清早的你嚷什么啊?大家还都在睡觉呢。”我小声的嘟囔着。

  如果搁在平时,我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她肯定会翻脸,但是那天没有,而且还是满脸的兴奋。

  “下雪了!下雪了!好大啊!快穿衣服陪我去看雪!”瑾兴奋的喊着。

  “真的啊?”我也好几年没有看见大雪了。95年到97年老家几乎没下太大的雪。我立刻转身跑去窗户边拉开窗帘——果然是好大的雪!外面银装素裹的景色好漂亮!!!

  “嗨!哥几个,别睡了,下大雪了!”我一边冲其他几个哥们喊着,一边爬去自己的床上迅速的穿着衣服。还没有忘记门外的瑾:“瑾,你等我一会啊!我马上就好!”

  几个哥们在听见我的喊声以后,也纷纷爬起来跑去窗户边上看着。

  要知道,在南京可以看见那么大的雪的时候是很少的。

  几分钟以后我收拾妥当,瑾连洗脸刷牙的时间都没有给我,就拉我跑了出去。

  在雪的装扮下,世界真的变了个样子,一切都显得那么神圣纯洁。西藏的哈达之所以要选用白颜色应该就和这个有原因吧:给人的感觉是神圣的,纯洁不可亵渎的。

  校园里已经有很多人了。男男女女打雪仗的,堆雪人的,拍照的。

  我和瑾也加入到了这个大队伍当中。

  时间过的好快,转眼间就中午了。

  吃过午饭,我问瑾下午去做什么。瑾看着我说:“你说呢?”

  说实话,最近这段时间的接触中,我开始对瑾的身体感兴趣,因为她超乎我想象的热情。有时候晚上躺在被窝里我也会想:如果在床上,瑾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她和燕、莉莉会有什么不同呢?她们的身体又有那些不同?

  正因为这样的想法,所以当瑾这样问我的时候,我就随口说了一句:“我有点累,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怎么样?”

  “那好吧。我陪你!”瑾还是满脸的兴奋,居然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我当时应该是满脸诧异的看着她。

  “看什么看啊?没见过美女啊?”瑾笑嘻嘻的说。

  学校里面就有宾馆的,就在我们宿舍旁边。我当时住3楼,3楼有一个很大的天台,站在天台上就可以看见宾馆的。很多时候我们一大群男生会在饭后站在那里看来来往往的美女。

  我考虑了一番决定去学校的宾馆:出于安全考虑嘛。至少不会有人去学校的宾馆查什么。我当时居然傻乎乎的用学生证开的房间!服务员问我怎么要来开房间,我说家里有人来了。当时紧张死了。

  还好,服务员没有再多问什么。我也算比较顺利的拿到了房间的钥匙。长长的喘了口气,我回头望了望在大堂沙发上坐着的瑾,摇了摇手上的钥匙。

  当时最让我心疼的一点是:房费太贵了——280——我半个月的生活费啊!

  进了房间以后,我就把瑾抱在了怀里,寻着她的唇。

  一阵热吻之后,我问瑾:“你答应和我一起来,不怕吗?”

  “怕什么啊?有什么好怕的?”

  “你就不怕我……”

  “怕你什么啊?”

  “你就不怕我有什么……想法?”我满脸坏笑的看着瑾。

  “你会有什么想法?”瑾在我怀里歪着头问我。

  “当然是男人对女人正常的想法!”我说。

  “呵呵,那你正常不正常呢?”瑾满脸诡笑的说。

  “口说无凭,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就没必要再掩饰什么了。还是直来直去的痛快。

  我们滚到了床上,我的手在瑾的身上游弋着。瑾的手也在我的背上摩挲着。

  不记得是谁把谁的衣服脱掉了,直到最后我们赤裸相见。

  手指伸到BB的位置试探一下,发现那里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反正有的是时间,也不着急进入。我要证实一下自己所想过的东西:瑾的身体和莉莉、燕有什么区别。

  瑾也许是因为生活在海边的缘故吧,肤色不是很白,透着一种健康的颜色。

  MM真的是好小,隆起也就是3、4公分高的样子。腰属于很细的那种,前面我说过,她算是属于那种骨感美女。腰一细,屁股再小看起来也是很大的。瑾的阴毛很浓,但是不密,很整齐的覆盖在她高高的阴阜上面。

  瑾的阴唇颜色和我前面几个女人比起来是最深的。她不是处女在我进入她的身体后得到证实。

  那个时候我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会不会传染什么病,其实现在想想看那样的担心也是多余的,她们别说没有性史,即便是有也不会很多。根本不会说有传染病。

  所以因为这点原因,当我看见瑾的BB以后,我就想为她口交。

  不怕大家笑话,我对给女人口交特别感兴趣。至少我为所有和我上过床的女人口交过。这样的兴趣我到现在还保留着。女人在你的唇下发出的呻吟和你在她体内抽插的时候那种呻吟是完全不一样的。

  虽然都是呻吟。但是完全不一样。

  我的唇开始在瑾的大腿上滑动。我亲吻着她的大腿根部,配合着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大腿内侧的皮肤。瑾的身体在我的动作下正悄悄的发生着变化,身体开始变的火烫。BB里亮晶晶的近乎透明的液体,已经开始沿着微微张开的阴唇流出。

  我的唇盖在了瑾的阴阜上。

  我感到瑾的身体紧绷绷的,眼睛紧紧的闭着,上嘴唇咬着下嘴唇,双手死死的抓着床单揉搓着。我的左手攀上了瑾很低的乳峰,很轻柔很轻柔的抚摸着它。

  我的唇在瑾的阴毛上吮吸,我把右手的中指伸出,轻轻的滑进了瑾微微分开的阴唇中间。我要让我的右手中指进入瑾的阴道。

  我的唇离开瑾的阴毛,继续往下。我含住了瑾的大阴唇。瑾在这个时候不由发出了属于她自己的独特的呻吟。

  每个女人的呻吟声都是属于她自己的。在我看来每个人的呻吟都是最独特的,不是别人可以模仿的。

  我的中指也很顺利的插进了瑾的阴道。瑾虽然不是处女,但是性史不会太长,后来她告诉我,在来南京前,她和老家的男朋友同居了3个月。

  瑾的阴道还是比较紧的,我的手指在前进的过程中也受到了轻微的阻力。我让中指轻轻的进进出出,抽插着瑾的阴道。

  乳房、阴道、大小阴唇、阴蒂全部在我的攻击范围内。大概10分钟后的样子,瑾在沉默了许久以后终于说话了:“我要……”

  就在我应着准备进入瑾的身体的时候,瑾却挺身坐了起来,双手试图把我的身体翻转过来。我明白了瑾的意思。我翻身躺下。瑾跨到我的身体上,用她滚烫的小手扶正我早就已经硬硬的JJ,准确的对准了自己的阴道口,慢慢的坐了下去。

  唯有阴道可以带给JJ的感觉包围了我。在来南京2个月以后,在2个月没有ML以后,我的JJ又进入了这个叫阴道的地方。但是是一个新女人的阴道。我生命中第4个女人的阴道。

  瑾在JJ进入阴道的刹那,我们都不由的发出一声长长的“啊”……瑾在JJ完全进入阴道以后,就趴在了我的身上,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肩膀,上下晃动着身体。不大的MM在这个时候居然也给了我莫大的刺激。不到2分钟的样子,我感觉到瑾加快了自己的速度,随即从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一声低吼,停止了动作。

  她到高潮了。后来我知道了瑾是一个对性的反应非常强烈的女孩子。以后我们每次做爱,都是她自己先来完成第一次高潮,还是刚刚的样子,压在我的身体上上下晃动身体。她只要几分钟就可以达到高潮。之后才是我的抽插。

  片刻,她睁开眼睛看着我:“好舒服……”

  我拍拍她的头:“你舒服了,我可难受着呢!”

  瑾在这个时候居然显出了害羞的样子,把头低低的埋在我的肩膀上,顺势带着我的身体翻过,压在了她的身上,这个过程中我的JJ还是插在她的阴道里的。

  瑾看着我:“来吧,宝贝,来要我吧!我也要让你舒服!”

  我架起瑾的双腿,放在肩上。肆无忌惮的开始抽插起来。瑾刚刚已经到了高潮,我无须担心她不会得到满足。

  我的眼睛注视着我们身体的结合处,我的JJ抽插着瑾的阴道,把它的肉肉带出来又塞进去。开始的时候阴道里流出的透明液体现在居然也变成了浓浓的白浆。

  我们的阴毛上全是我们的体液混合物……

  我近乎疯狂的在瑾的身体上驰骋着。好像要把这2个月蓄积的能量全部释放出来。我丝毫没有控制自己抽插的速度,就那么不停的抽插着,JJ碰撞BB发出“啪啪”的声响。瑾在的抽插下发出了另外一种感觉的呻吟。

  大概15分钟以后,我有了射精的感觉,抽插的速度明显加快。瑾感觉到以后,大声的说着:“别射在里面!别射在里面!”我点头答应着,就在射精的刹那,我迅速的吧JJ抽出瑾的阴道,大股大股的精液喷射而出,全部射在了瑾的身体上,最远的那股都射在瑾的头发上去了。

  事后,瑾带着明显的歉意告诉我,她不喜欢带套做。可是又讨厌吃任何避孕药,所以就只能委屈我射在外面了。

  体外射精和自己手淫射精表面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区别,但是阴道带给你的感觉是你自己的手永远给不了你的!

  那天晚上我射了6次,前3次我还有东西射出来,后面3次干脆就只有感觉,没有任何东西出来了。当然,瑾的高潮次数是大于6的。时间最长的那次我抽插了绝对在30分钟以上。如果你在一个女人体内抽插这么长时间她都没有高潮的话,那这个女人应该属于性冷淡的那种吧。

  第二天中午12点前我们退房的时候,我告诉自己:280块钱花的值!

  不过蛮尴尬的事情是在我和瑾走出宾馆大门的时候,居然发现我宿舍的几个哥们还有一大群男生都在那个大天台上站着呢。我看见他们的时候,他们也看见了我们。也就是说我和瑾之间的关系不再是秘密。

  也就在这之后,我和我的第三个女人——燕,彻底失去了联系。

  从那天以后,我们做爱的频率高了起来。不过大多是在我的宿舍。作为学生的我们,每次都去宾馆开房那是很不现实的。每次都是我们事前约好一起逃课,然后就跑去我的宿舍。那个时候我住上铺,呵呵,下铺那个兄弟的床就成了我们的战场了。瑾都是掀起上衣,露出MM,把裤子褪到膝盖以下,我在那个兄弟的床上躺着,她在我身上到了高潮以后,然后我们就下床站着,我抱着她的屁股抽插,射精的时候就面对宿舍的地面了。那个时候的射程真的是够远。绝对在3米以外。

  我也要求过瑾让她躺那个兄弟的床上,我在她身上动,但是她告诉我说不想她的身体接触到别人的东西。

  和瑾最刺激的做爱有两次。一次是一个星期五的晚上,在我们宿舍,我事前用一些吃的贿赂了除去我之外的4个兄弟,他们都答应那天晚上去看通宵电影,把宿舍腾出来给我。不过最TMD 讨厌的是另外一个家伙,说什么也不去。他不仁就不能够怪我不义了。趁他上厕所的时间,我和瑾就关了门,在里面锁了。他从厕所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在我的床上开始战斗了!任凭他在门外喊破喉咙似的大叫。他在门外叫着,我们在里面做着……感觉有说不出来的刺激。我想那天晚上我的床发出的声音隔壁宿舍绝对是可以听见的。还有一次是在一个小区的楼下(南京电影制片厂附近的一个小区),晚上吃饭后溜达到那里就来了性趣了,借助瑾外面的大衣做掩护,抱在一起,我们就在一条人来人往的路边做了起来,来往的人肯定以为我们是热恋中的情侣吧。在别人眼皮底下做爱,那种紧张带来的刺激是无法言状的。

  我和瑾的关系维持了一年,在98年暑假放假的时候,我们结束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当时分手的时候,她哭的很伤心。

  【完】